独抚妈妈:温柔地穿越暴风雪

妈咪爱婴网 www.baby611.com 2021年07月05日 17:27:28 

  文/宋贝贝

独抚妈妈:温柔地穿越暴风雪

  独抚妈妈们的生命底色是女性,成为妈妈,独自养育孩子,让她们更有力量。不同的背景下共同的境遇,让妈妈们更能深切理解彼此。在她们穿越暴风雪的艰难时刻,“父亲”的角色虽然缺位,但所幸还有“温柔的力量”在场。

  “一个母亲”运作的六年间接触了超过三万个独抚妈妈,见证过三万多种心碎,最后发现,要想治愈这些伤痛,首先需要这个庞大而隐秘的群体,被社会正常地“看见”。

  “孩子幼儿园最后一年曾经邀请他参加父亲节的活动,他一句不行让孩子成为当天唯一没有父亲到场的孩子。这样的父亲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让孩子跟他继续往来的必要。”

  “孩子父亲半年前因病去世,我没有告诉孩子事实。孩子说父亲节当天要和爸爸视频聊天,想爸爸了,请问我该如何向孩子解释呢?”

  专注为独自抚养孩子的母亲提供心理赋能和生活助力的公益组织「一个母亲」在父亲节前夕,通过在喜马拉雅开设的播客“母亲赋能社”,面向独抚妈妈群体征集有关“父亲节如何与孩子度过”的分享时,播客后台里出现了许多类似这样,愤怒、平和或者心碎的留言。

  “别人在过节,我们在渡劫”。2014年国家卫 计委发布的《中国家庭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0年中国已有超过1500万户由单亲妈妈支撑的家庭,占单亲家庭总数的70%。10年间,单亲家庭比例持续上涨,这也意味着至少有3000万妇女和儿童,曾经经历或者正在经历这些特殊节日里的无助与彷徨。

  一个独自抚养孩子的母亲,面对正在长大的孩子,如何去回答“爸爸去哪儿了”这个问题,正于隐秘的角落里急速生长出尖锐的棱角,撕开温情铺就的面纱。

  房间里的大象

  杨悠然在成为“暖妈”之前,一直使用着这个名字,按部就班地生活了29年,升学、工作、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社会时钟的每一格都在她的人生规划里整整齐齐地排列。直到发现暖暖在她肚子里长成一粒小小的胚胎时,她才意识到,有点乱套了,孩子竟然跑到了结婚证之前。

  彼时杨悠然正在和男友一起创业,两个人都被初期阶段的一地鸡毛撕扯。“砸锅卖铁也要养你们娘俩”,孩子父亲的这句承诺,像化学反应般刺激着她的孕期激素,催化了一腔孤勇,她决定回老家待产,择期领证。

  情况是从哪一刻开始急转直下的,到现在杨悠然也没有完全想清楚。孩子父亲破产的消息在她的孕晚期传来,随后是因为经济问题被羁押,长达8个月的失联。痛哭几场之后,杨悠然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绝境。

  来不及喘息,杨悠然找回当年的果敢,拿出读书考学时的劲头,捡起中断几年的心理学学习。产后5个月,她开了一间咨询室,在父母的支撑下,强行将残破的生活拖拽起来,推回正轨。

  第一次当妈妈,杨悠然拿到的是超纲的考题:一个未婚的女人,穿梭在各种现实压力里,要如何当好一个女孩的妈妈?在“一个母亲”这里,杨悠然的许多问题找到了答案。

  “一个母亲”项目落地于2015年,成立之初主要以播客的形式,为独抚妈妈提供心理赋能和生活助力。生女儿后,为了保护产后受损的视力,杨悠然将阅读的习惯改成在喜马拉雅上“听书”,“一个母亲”在平台的公益播客“母亲赋能社”由于契合她的喜好和需求,被推送进了她的播放列表,此后6年,赋能社的播客已与她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独抚妈妈:温柔地穿越暴风雪

  “一个母亲”创始人魏雪漫和妈妈们进行分享

  在微信社群里,杨悠然习惯被称为“暖妈”。群里基本上都是和她一样独身带娃的妈妈,在亲密关系破裂后,和她一样,不少人在播客的世界里接触到了“一个母亲”,然后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彼此,相互抱团取暖。

  千里之外,远在江西宜丰的娇娇,从镇上快递站的包裹堆里站起来,继续扫描当天的1000多件快递,手机里喜马拉雅的播客界面还亮着,“母亲赋能社”去年推送的丧偶专题,她已经反复听了许多遍,在何丽老师温柔的声线里,她从情绪波动里缓过来,又一汲取到力量。

  丈夫因意外离开她200多天,留下未成年的孩子,大的不到7岁,小的今年6月刚满1岁,每一天的日子都很难熬,快撑不下去时,她会打开播客,听听赋能社的妈妈们读亲子绘本。娇娇也在“一个母亲”的社群里,群里有些文化程度比较高的妈妈,娇娇有时候很羡慕她们,深入接触以后她发现,伤痛是无差别攻击,对谁都一样。

独抚妈妈:温柔地穿越暴风雪

  娇娇抱着孩子向前走

  杨悠然发现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强大。尽管她可以做到无视身后的流言蜚语,但仍然会被女儿观察别人一家三口的眼神给刺痛,女儿生病或者受伤时,手忙脚乱的她也会想,如果抱着女儿的是爸爸,会不会她的难受会少一点?

  “得成比目何辞死,愿作鸳鸯不羡仙”,鸳鸯,由于被人见到时都是出双入对的形象,所以被当作爱情的象征,只不过鲜有人知道,雄鸟在生殖期过后便会扬长而去,营巢、孵卵、养育子女全部由雌鸟独自承担。

  中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,平均每6个中国的离异家庭里,有5个是由妈妈抚养孩子,随着离婚数据攀升,据粗略估计,独抚妈妈群体正在以每年220万左右的数字增长。这是一个数量庞大却在日常生活中被“隐形”的群体,世俗偏见的误解,母爱的理所应当,自身的泥潭深陷,都让这头房间里的大象,逐渐失去自己的声音。

  “一个母亲”运作的六年间接触了超过三万个独抚妈妈,见证过三万多种心碎,最后发现,要想治愈这些伤痛,首先需要这个群体,被社会正常地“看见”。

  • 焦点关注推荐
  • 关注我们